1. 首页
  2. 教育研究

“负面清单”促校外培训健康发展

小学低年级不能学习汉字生僻字、繁难字,也不能进行英语书写训练,整个小学阶段都禁止讲授国际音标。教育部日前印发义务教育六科超标超前培训负面清单(试行),为各地查处培训机构超标超前培训行为提供了具体依据。

执行“负面清单”要有长效机制

现实中,超标超前教学不仅存在于校外培训机构,还存在于学校教学中。在具体治理校外培训机构的超标超前教学时,按照目前的监管体系,大多只能依据学员的举报,选择培训机构的学员(家长)很多就是为了多学、早学,能主动向监管部门举报的很少。要切实执行“负面清单”,就需要把所有学校、教育培训机构都纳入统一治理,依法治教,同时需要加强对教育培训机构的过程监管,实行教育培训备案审查制。

提到超标超前教学,人们想到的主要是校外教育培训机构,但在一些地区,学校超标超前教学的情况也存在。在有些地方和学校,初三学生在初二时就上完了所有初中的课程,这是典型的提前教学、超标教学,有人甚至建议学制可以缩短。去年发布的《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》明确要求,义务教育学校要开齐开足开好国家规定课程,不得随意增减课时、改变难度、调整进度;各地各校要切实加强课程实施日常监督,不得有提前结课备考、超标教学、违规统考、考试排名和不履行教学责任等行为。因此,“负面清单”显然也适合中小学校,要对照“负面清单”,清理中小学的超标超前教学现象。

清理的难点在于,不少地方发展教育的观念就是升学政绩观,用考试分数、升学率考核学校办学与教师教学,超标超前教学也就服务于这样的升学观点。如果就由本地的教育部门检查学校的超标教学问题,结果必然是“即便有也视而不见”。这需要强化教育督导的独立性,并引入人大监督和社会监督。

治理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的超标超前教学问题,缺的其实并不是“负面清单”,而是有效的机制。“超标超前教学”无非两个层面,一个层面是诸如二年级上三年级的课,小学上初中的课,初中上高中的课,这类超标无需专业能力都可以判断,在“负面清单”中,这属于“原则要求”。另一个层面是在具体授课时,讲超纲的内容,这需要吃透课标要求,有专业能力才能判断,在“负面清单”中,这属于“典型问题”。

治理培训机构的超标超前教学,需要建立教育备案审查制,实行过程监管。应要求培训机构向教育主管部门备案培训项目、培训内容、培训对象,以便教育主管部门了解培训的情况。我国已经对在线教育培训的监管实行备案审查制,而目前对线下教育培训机构的监管,还主要实行前置审批。

(作者冰启,原载《北京青年报》,有删节)

“负面清单”有利于规范校外培训

受商业利益驱使,校外培训机构以超标超前培训吸引学生和家长等问题较为突出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出台超标超前培训负面清单有利于规范校外培训,实现真正的“减负”。

但与此同时,我们也经常听到“学校减负了,家长却在增负”的声音。具体表现在:家长私自给孩子购买了不少教辅资料,在家中给孩子加码;送孩子去培训机构。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,是因为在家长中存在这样的认识——要想学习成绩好,就要对孩子进行大量的校外培训。于是乎,许多孩子的课余时间几乎都待在培训机构中。而培训机构是以赚钱为目的,家长需要什么,他们就给什么。在此背景下,培训机构的教育出现超标超前的情况就不奇怪了。

培训机构如何规范管理,这是个大问题,过往,对于超标超前的培训,并没有明确的“标准”,相关部门在进行监管时往往会“无所适从”。而出台了“负面清单”之后,相关部门有了明确的监管标准,监管起来就容易多了,更重要的是,“负面清单”能够切实减轻孩子的负担。根据相关报道,培训机构往往弄出许多“公式”,让孩子记住,然后通过刷题的方式提高学生的答题正确率和答题速度,以此提高学习成绩。这样的做法给孩子带来沉重的学习压力,而在“负面清单”出台之后,这种现象有望改善。

当然,超标超前“负面清单”也不是万能的,需要配套措施。其一,有了“负面清单”,需要相关部门严格执行,要通过暗访和突击检查方式查出问题,并采取“第三方”参与的方式,邀请具有专业水准的人员参与检查;其二,需要严厉的惩罚配套,对于超标超前行为要“零容忍”,严重的要让其关门;其三,学校的考试不要超标超前,如果学校的考试是严格依照相关规定操作,不出偏题怪题,那么培训机构的所谓“超标超前”就根本无用武之地,换言之,如果培训机构的超标超前没有用的时候,家长送孩子去培训的热情也就会消退了。

(作者王军荣,原载《齐鲁晚报》,有删节)

开出“负面清单”后的行动更重要

长期以来,校外培训机构超标超前培训现象十分普遍。新闻中的“负面清单”为违规培训划出了硬杠杠。

不过,有了“负面清单”并非一劳永逸。此前虽然没有这样清晰的红线,却也有边界。2018年8月,国务院办公厅出台《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》,要求“培训内容不得超出相应的国家课程标准,培训班次必须与招生对象所处年级相匹配,培训进度不得超过所在县(区)中小学同期进度”。但有媒体调查发现,很多培训机构依然在进行违规培训。

从某种意义上讲,遏制超标超前培训,不缺规矩而是缺执行。一直以来,超标培训几近成为公开的秘密,却很少听说有哪所培训机构因此受到处罚。与“负面清单”相比,我们更需要的是加重处罚。加强巡查监测,畅通举报渠道,严肃查处并及时向社会通报,有助于以儆效尤,形成震慑。

校外培训机构在现实中异化为应试教育的“急先锋”,一方面因为家长们的“起跑线焦虑”,希望通过超标超前培训让孩子领先身位;另一方面,教育资源不均衡也在推波助澜。许多家长把孩子送到培训班,希望在择校考试中脱颖而出。

遏制超标超前培训,不能是教育部门“剃头挑子一头热”,关键还要赢得家长们的理解认同,形成合力。首先要让家长认识到违背教育规律的超标培训,加重学生学习负担,反而容易使其产生厌学情绪、逆反心理,造成后劲不足。其次,更重要的是加快推进教育资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推动优质教育资源合理配置。当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、有质量的教育,抢跑就失去了意义,超标超前培训也就失去了生存土壤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华东教育网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huadongedu.com/632/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1312222826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921733120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